美国的法制系统

警察美国的法制系统分作联邦和各州两个部分。就l联邦法制系统而言,整个美国国土划分为94个联邦司法辖区,每一区有一个联邦地方法院。这些法院的法官由美国总统提名,联邦参议员批准,终身任职,除非法官自身犯罪,别人无权解雇,可以一直工作到退休或去世。地方法院之外还有些专门性法院,比如破产法院、税务法院等等,法官是任期制,通常十年。

在联邦地方法院上面有联邦上诉法院,全国共有13个。这些上诉法院在美国联邦法律系统地位非常重要,因为虽然在上诉法院之上还有美国最高法院,但最高法院每年只受理数量很小的案件,所以联邦上诉法院的决定往往就是最终裁决。而且美国法律遵循前例规则,已有的判例成为类似案子的标杆,所以联邦上诉法院的裁决极为重要。最近特朗普总统下达行政命令,禁止七国伊斯兰人入境。设在西雅图的联邦地方法院认为命令有问题,裁决暂停执行,特朗普政府上诉,由负责美国西部的第九上诉法庭何以裁定,认为初审法院暂停执行的判决合理。这些法院都是联邦系统的法院。上诉法院里的法官也是由总统提名、参议院批准,他们终身任职,每年工资二十余万美元。

美国最高法院主要审理有重大意义的案件,通常与美国宪法的规定有关。经最高法院的裁决的比较知名的案件包括1954年的布朗诉托皮卡教育委员会案(黑白学童合校)、1973年的罗诉韦德案(妇女坠胎权利)、2010年公民联合诉联邦选举委员会案(允许公司进行政治捐款)。最高法院的法官也是终身任职,法院出缺之后由总统提名新的法官,参议院批准后就职。由于最高法官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美国社会的走向,而且他们通常在位置上一坐几十年,所以有时竞选美国总统在很大程度上成为竞选任命大法官的权力。最近特朗普当选总统就是一例,他的选民现在有机会看到一位保守派大法官救人最高法院,推动美国社会右转。

上面说到的都是联邦法院,它们依照联邦法律处理各种跨洲罪行。除了这些联邦法院之外,美国各州都有自己的法院,按照各州法律办理周内的案件。事实上,州内法院承办案件的数量远远超过联邦法院。美国监狱里90%以上的犯人都是由各州法院审结定案的。

与联邦系统一样,州立法院也有初审、上诉和最高的区别(个别州没有中级法院)。初级法院通常设立在县政府所在地,很多美国城镇的标志性建筑都是Court House,法院大楼,历史都比较久了。有些大城市虽然不是县政府所在地,但也有法院,不过这些法院通常审理交通、小偷小摸这种案件。

各州法院与联邦法院一个不同的地方是法官的产生方式。联邦法官由总统提名、参议院批准,但各州产生法官的办法不尽相同,大概有三种。第一,公民投票选举。第二,由周内的法律专业委员会提名任命。第三,由州长提名任命。这些法官的任期也有长有短,六年,十五年,等等。

有法院,有法官,当然也必须有起诉人,也就是检察官。跟法院一样,美国的检察机构也分为联邦和州立两个系统,互不统属,联邦检察官到联邦法院提起公诉,而州里的检察官则在各州的法院里公干。联邦政府里有个名义上的总检察长,但他实际上是司法部的部长。真正的联邦检察官共有93个,基本上一人负责一个上面提到的联邦司法辖区,只有一个例外,就是驻扎在西太平洋美国所属岛屿上的检察官同时负责两个很小、但相距很远的司法辖区。这样就是94个联邦司法辖区内有94个联邦法院,与之相应的是93个联邦检察官。这93个检察官都由总统提名,经参议院批准后任命。联邦检察官手下当然有许多帮忙的,助理检察官等等,他们合力在自己的司法辖区内起诉违反了联邦法律的嫌犯。

除了上述的93个联邦检察官之外,各州都有自己的检察系统。州里的检察官或是通过选举产生,或是由法律专业委员会提名任命,他们与州立法院的法官相对应,依照本州的法律,在州内的初级、中级和高级法院起诉犯罪行为。

有法官,有公诉人,要开庭也还得把犯罪嫌疑人抓到,这就是警察的工作了。美国的警务系统非常分散,机构众多,据估计总数近两万。这些警察机构散布在三个层次,中央、各州、各县市。我们说“散布”,因为这些机构并没有从属关系,多是各自为政。联邦政府的侦办执法机构就是大名鼎鼎的联邦调查局,但这个机构只能办理与联邦法律有关的跨州犯罪行为。联邦调查局不是国家的警察总部,它并不能指挥各州和县市警察,也不能插手各地的警务和侦办。如果某个地方的警察机构本身出现了犯罪行为,这种情况下联邦警察局倒是可以出面办理的,因为地方警察已不能纠察自己。

美国各州的州政府都有警察机构,在全州范围执法,比如说巡游州内的高速公路等等。在州政府之下就是各县市警察,这些机构根据各地自治制度的不同而设立,基本上都是由当地财政支持,有钱多雇些,没钱少雇些。这是各地百姓日常生活中接触最多的警察,比如城里驾驶违章,两口子家里打架,赶过来处理的就是这种警察。

美国各地上上下下近两万个警务机构,总共雇佣约一百万警务人员。想一想,这是一个庞大的力量,因为美国的国防军,包括海陆空和陆战队,也就是百十来万兵员。维稳事大,各地皆然。

总的说来,美国的法制系统体现了分权的的原则,既有联邦和地方的区别,也有立法、行政和执法的界定。不过,司法并不完全独立于政治,许多执法官员或是任命,或是选举,都有其政治上的背景和倾向,只是说,这种背景和倾向被控制在一定范围之内,政治斗争主要发生在立法和行政方面,法制会受政治影响,但相对来说比较稳定。(李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