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人的健康保险

花在美国看病不算难,但是挺贵。现在美国每年的医疗费用超过3万亿,以美国3亿5千万的男女老少,无论健康病弱,平均每人每年1万美元。医疗支出占美国国民生产总值的18%,比其它西方发达国家的12%左右高出不少。住院治疗的费用尤其可观,几天下来就可能数万美元,期间使用的普通药品一片就可能收你几十美元。极端的例子,每片药的价格高达千余美元。

要应对如此之高的医疗费用,健康保险必不可少。虽然保险并不能支付病人的全部医药账单,但可以负担费用的大部分,比如百分之七十八十。

美国的健康保险分为公共和私营两个部分。公共保险由国家提供,私营部分则是由个人及其雇主负责。

公共医疗保险主要有两个系统,一个是Medicare(老年医保),一个是Medicaid(医疗辅助)。老年医保的服务对象是65岁以上的老年人,目前有五千多万人从中收益。老年医保又分作几个部分,包括住院保险、医生诊治保险等等。如果一个人或其配偶曾今工作10年并缴纳老年医保税,他就可以免费享用老年医保的住院保险。一般人工作时所交的老年医保税是收入的1.45%,雇主再为雇员交上1.45%。个体经营者须自己交够2.9%。这个税交够10年(40个季度),65岁以后就可以免费取得老年医保中的住院诊治保险。老年医保中的医生诊治保险需要支付保费,即使你有工作和纳税的经历。不过这个保费不高,每月百十美元。

不管是住院诊治保险还是医生诊治,老年医保也只支付费用的一部分,比如80%,剩下的费用还须个人承担,或自己掏钱,或购买其它补充保险。

除了老年医保(Medicare)之外,美国公共健康保险的另一大系统是医疗辅助(Medicaid),其服务对象是美国的低收入人群。这一系统由美国联邦政府和各州政府联合运作,联邦政府提供资金的大部分,各州政府提供所需资金的其余部分并根据本州的情况指定具体的执行方案。根据2010年通过的奥巴马医保法案,任何家庭,如果其收入不足贫困线的133%,就可享受公共医疗津贴。在此法案出台之前,有大约15%的美国人没有任何健康保险,这些人如果得了大病,那就没什么好办法了。奥巴马医保法案就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让所有美国人都有健康保险。不过,许多美国人认为这一法案造成极大的财政负担,而且不符合自由市场原则,所以坚决反对。最近就任的特朗普总统已联合共和党控制的国会,要对这一法案开刀。

老年医保和医疗辅助都是为美国的特定人群设立,一般美国人的健康保险都购自私营的保险公司。通过来说,有工作的人都经由他们的雇主购买保险,因为保险公司对于集团购买有优惠政策。经由雇主购买的健康保险包括医药、牙科、人寿等部分,其费用由雇员和雇主分摊,通常雇主负责大头,比如75%,雇员支付剩余部分。保险对象可以是个人、夫妻或夫妻带孩子。大概说来,在美国生活费用较高的几个州,比如纽约、加州等,单人的健康保险雇主和雇员每月合共缴费500美元左右,夫妻大约1000美元,夫妻带孩子大概2000美元。当然,保险计划也有高低贵贱之分,人们可以选择。保费低,自费比例就比较高,这适合身体好的年轻人,不大看病,保费低点儿的计划就可以了。年老体衰,看病频繁,自选择保费高些的计划,保险支付的比例较高,保险包括的医疗服务项目也比较广泛。保险计划还有网络内和网络外的区别。费用较高的保险,病人可以自选医生,可以在保险公司提供的网络之外就医。费用较低的网络内保险,病人必须在保险公司指定的范围内寻找医生就诊,如看专科医生,须有自己家庭医生的允许和推荐。

没有雇主的个体经营者需要自己向保险公司购买健康保险,这样的计划通常价位高些。

美国人身染小恙就去看家庭医生,大病转去医院,通常不去急诊室(Emergency)。急诊室,尤其是大城市的急诊室,可能人满为患,而且收费挺高,即使你有保险,自费部分仍可能数额可观。奥巴马医保法案生效之前,急诊还有保险网络之内之外的区分,有时急诊的同时还须取得保险公司的同意。奥巴马法案取消了有关急诊时网络内外以及取得保险公司批准的规定。即便如此,急诊室尽量不去,除非你确有必要,比如胸口痛、大出血等等。至于不慎割破了手、崴了脚这类不大不小的紧急情况,可以去紧急医护站(Urgent Care),这是处于家庭医生和急诊室之间的一种医疗服务。紧急医护站的收费仍然高于访问自己的家庭医生,但好过进急诊室。

有了健康保险就有健康保险卡,你去看病,工作人员首先就问这个,怕你交不起钱。所以这卡你得随身带着。有了这卡,你就不再怕它一万,就只怕它万一。(李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