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里兰大学华裔学生的毕业演讲错在哪里

盆罐上的面孔毕业典礼是容易出错的场合。你辛苦读书几年,家里花不少钱,终于结业,要举行典礼了,你爸妈来了,亲友来了,你穿上长袍,头戴学位帽,在台子上走那么一遭,从校长手里接过学位证书,摆个pose,大家纷纷摄影留念。这时候你要搏出彩,凌空一跳,结果失足踩空,摔个仰八叉,伤了自己,吓坏别人,这不仅扫兴,也不吉祥。总之这种场合就是讲究个喜兴,这是社会常识,中美皆然。

马里兰大学一个来自中国的女孩在毕业典礼上作为学生代表发言,贬斥自己的老家昆明市空气污浊,赞赏美国空气清新,并由此引申到政治环境宽松,有言论自由。这个发言引发许多中国人的义愤,抨击这学生“辱华”、“媚美”。其实,评判空气质量甚至政治环境的优劣,言论本身并没有什么大毛病,那些话题难道不是平日里人们时常说起?如果真要挑那学生的毛病,不在于话题或观点本身。想一想,其错有三。

第一,昧于人情。如上所述,毕业典礼这种场合,上天言好事,回宫降吉祥。感谢父母,感谢师长,回忆小时爷爷奶奶怎样给自己讲故事,说些励志的话。合不该贬低故乡,好比婚礼上哼哀乐,国际悲歌歌一曲,狂飙为你从天落,时机不对,违背人情。

第二,昧于时事。世界变了,现如今美国也是华人满地走,大学里中国留学生不少,包括马里兰大学。留学生读书结业,家长万里迢迢赶过来祝贺,喜气洋洋的典礼上猛听道自己的老家被说得污浊不堪,于是脸上无光·,心里不舒服。要说这发言人也是想迎合听众来着,但只想到迎合传统的美国人,没有充分考虑到世界变了这一事实。

第三,用力过猛。这是到美国不久的人的一个通病。新到一个地方,一切都新鲜,容易看到与原来所待地方的不同之处,看事情,想问题,常常受这一倾向的影响,观感容易表面化、绝对化。比如接受了美国有言论自由这一概念,就觉得那肯定如此啊,绝对如此,时时处处都如此。其实在美国住久了,十年二十年,就知道美国的事情也不那么简单,也不是非黑即白,也有灰色地带,也有它的复杂性,跟中国的事情也有许多相通之处,毕竟都是人类社会么。有了这种观察,心就平静一些了,不至于那么激动,就比较接地气了。

还有一个情况,也不算是错,就是现在的留学生年龄小了。以前到美国读书的多是研究生,在国内受了本科教育。现在的留学生很多是高中毕业就出来,还有些是初中高中过来就读的,长起来就跟美国孩子差不多,中国文化底子较薄,对中国的概念也比较模糊,说起事情来就是美国思维,对中国那边的事务考虑较少,这不奇怪。只能说,树无根,水无源,算是个遗憾?(李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