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不由己的特朗普

美国海军制服在他竞选美国总统的时候,特朗普多次夸奖俄国领导人普金,称赞后者是强有力的领导人。特朗普还表示,如果他当选,会修正美国的对俄政策,改善对俄关系。

特朗普为什么会有这个倾向?不是说他是多么善良的和平爱好者,而是说他代表着美国一部分选民的想法,就是白人种族应该团结一致,共同应对来自“南方”的威胁——比如在欧洲之南的穆斯林,还有在美国之南、不停渗透的墨西哥人。在他们眼里,不过怎么说,俄国人总还是白种人、基督徒。

但是,从一开始,特朗普的对俄新动向就受到美国一些集团势力的强烈抵制。为什么?因为特朗普在一个关键问题上影响到了一些人的利益。这个问题就是叙利亚。过去二十年来,以色列假美国之手,打掉了几个对以色列构成威胁的阿拉伯国家,其中包括伊拉克、埃及和利比亚。以色列在中东面临的局势因此极大改变。美中不足,还有一个阿拉伯国家没有倒下,那就是叙利亚,以色列和美国过去二十年的战略目标也还没有。叙利亚摇摇欲坠好几年,到如今还没垮台,主要原因之一就是普金领导下的俄国大力支持。

在此情况下,特朗普暗示与俄国修好,有放弃以色列利益的嫌疑,所以他有关普金和俄国的想法招致强烈反弹。这种反弹不仅表现在舆论的抨击(与独裁者同流合污等等),而且对方动了真格的。特朗普当选之后,任命麦克·弗林为总统国家安全事务顾问。弗林就职之前,曾与俄国驻美大使通过几次电话。一般说来,这也不算什么大事情,但特朗普的攻击者抓住这一点,全面反击,媒体声讨,议员追究,迫使弗林黯然辞职。弗林是个三星将军,在军队里服役三十余年,在政策观念上认同特朗普,但他因为与俄国人通电话被迫下台,在职只有三个星期,是有史以来任期最短的美国国家安全事务顾问。对于特朗普来说,这等于被人扇了一个大嘴巴子。这事传达的信息非常明确:你当个总统也没有什么了不起,中东政策你说了不算。

作为候任总统国家安全事务顾问,弗林与俄国大使的通话是保密的,但这样一个大人物的电话被美国情报部门监听,公然泄露出来,特朗普应该是细思极恐。

特朗普一月下旬入住白宫,二月中旬弗林辞职,到了四月初叙利亚就出现化学武器攻击事件,美国政府在尚未查清肇事具体事实的情况下,第一时间发动对叙利亚政府的打击。美军发射了近60余枚巡航导弹,攻击目标是沙伊拉特机场。巧不巧,这机场不仅是叙利亚人使用,驻扎有俄罗斯武装力量。攻击发生后,俄国总理说美俄到了危险的战争边缘。这正是一些人所想要的效果。弗林下台,特朗普与俄国修好的打算被装到了棺材里。导弹打击俄国在叙利亚基地之后,那棺材又被砸上了钉。在宣布攻击叙利亚机场的时候,特朗普把话讲得义正词严,好像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但人们研究一下事情的脉络,应该可以想象这位总统先生心中的无奈和郁闷。(李泾)